国泰证券

《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义内涵探析——兼谈孔子的“道”观##www.cdfds 简介:《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义内涵探析  ——兼谈孔子的“道”观  张淑慧[1]  (北京师范大学 文学院,北京 100875)  [摘要]以往中对孔子“道”的内涵阐释中的分歧,本文采用语言学文本语义分析的方法,对《论语》中的“道”字穷尽的统计和分析,考察《论语》上下文语境中…
您现在的位置: 池锝范文网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 >> 正文
《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义内涵探析——兼谈孔子的“道”观##www.cdfds:http://hbphq.wang

《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义内涵探析——兼谈孔子的“道”观##www.cdfds

   

  《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义内涵探析

  ——兼谈孔子的“道”观

  张淑慧[1]

  (北京师范大学 文学院,北京 100875)

  [摘要]以往中对孔子“道”的内涵阐释中的分歧,本文采用语言学文本语义分析的方法,对《论语》中的“道”字穷尽的统计和分析,考察《论语》上下文语境中“道”与“君子”、“(治)邦国和天下”、“出仕”、“处事交往”、“学”、“贫富”、“德”、“仁”、“义”、“礼”等各概念的语义关系,并《史记·孔子世家》、《礼记》、《淮南子》等史料中孔子“行道”的记载,对“道”的语义内涵了界定,了之前界定中偏重“道”之某一的局限。在考察和归纳“道”的语义内涵的基础上,对前人释“道”的六种主要观点了评价和批判。

  [关键词]孔子之“道”;上下文语境;语义关系

  一、前人阐释孔子“道”之内涵的六种主要观点

  已对孔子“道”的内涵的阐释,主要可归纳为如下六种观点:

  其一,“忠恕”说,“道”“忠恕”。依据是《里仁》中孔子与曾子的对话。

  子日:“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日:“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

  其二,“仁”说和“中庸”说,“道”的内涵是“仁”。《里仁》的对话中,曾子对“道”的解释,确凿的证据证明孔子的认可,有学者曾子释“道”未必妥当,概括孔子之道的“忠恕”,而是“仁”,“吾道一以贯之”的意思是:我“仁”的学说贯穿着“中庸”的原则。

  其三,“义”说,孔子之道“义”以贯之,“道”之本体是“义”,是“理”,而达致本体之方法以“义”、以“理”,且其价值也在“义”和“理”中[1]。

  其四,孔子“一以贯之”的道,“应是修道与行道的”,即“修己以安百姓”(《论语·宪问》)。[2]

  其五,就天道观而言,孔子的“道”范畴主要是指“自然界运行、的条件和及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3]

  其六,“孔子之道”是指,孔子所主张的在传统小农经济社会里配资公司 人事、人伦、处世的方法和原则,“道”的阶级实质是封建宗法等级专制统治的剥削和压迫,是统治阶级的工具。[4]

  观点差异,本文将考察《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境中的语义,探讨“道”与“君子”、“(治)邦国和天下”、“仁”、“礼”等概念的关系,史料记载,重新归纳“道”的内涵,并对上述观点评价。

  二、《论语》中“道”的上下文语境中的语义分析

  (一)《论语》中“道”字的词频统计及其词义分类

  本文对《论语》中的“道”的统计,是的词频数目,一共是90次[2]。孔子言论中“道”使用了66次。在其弟子等其它人的言论中了24次。统计如下:

  学而篇:6次;为政篇:2次;八佾篇:2次;里仁篇:7次;公冶长篇:7次;雍也篇:4次;述尔篇:1次;泰伯篇:7次;子罕篇:4次;乡党篇:0次;先进篇:2次;颜渊篇:3次;子路篇:2次;宪问篇:9次;卫灵公篇:12次;季氏篇:6次;阳货篇:3次;微子篇:4次;子张篇:9次;尧曰篇:0次。

  本文是从孔子哲学思想的角度,来探讨《论语》中“道”概念的涵义,,参照杨伯峻对“道”词义的分类[5],王力《古代汉语》[6]中对“道”的分类释义,每个“道”字语境中的语义,剔除了与本文探讨的涵义不同类的个例,如下:

  1.道路(4次)

  子曰:「力者,中道而废。今女画。」(《雍也》)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间,曰:「久矣哉!由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大葬,予死于道路乎?」《子罕》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阳货》)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泰伯》)

  2.方法、技巧、技艺(1次)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子张》)

  3.动词,说(2次)

  子贡曰:「夫子自道也!」(《宪问》)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季氏》)

  4.动词,诱导,(4次)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为政》)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子张》)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颜渊》)

  5.动词,治理(1次)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学而》)

  6.(2次)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学而》)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里仁》)

  7.动词,做(1次)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宪问》)

  8.,方法(2次)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子罕》)

  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卫灵公》)

  (二)《论语》“道”的上下文语境语义分析

  在论语中,常见把“道”与“君子”、“出仕”、“贫富”等在一起议论,考察它们之间的语义关系,可以探究“道”的内涵特点。

  1. 道与君子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矣;学也,禄在矣。君子忧道不忧贫。」(《卫灵公》)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里仁》)

  “道”是君子的至高追求和理想,要“志于道”;“道”是君子最为终极的关怀,它高于物质享受,远比衣食财物“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道”甚至比生命更贵重,是要用生命去扞卫的,要“守死善道”(《泰伯》)。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公冶长》)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泰伯》)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子张》)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学而》)

  “君子之道”是孔子从上对君子内涵的称许和界定,“恭”、“

[1] [2] [3] [4] [5] 下一页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hbphq.wang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敬”、“惠”、“义”、“仁”是君子之“道”在上的,“道”是高于它们的。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卫灵公》)

  从孔子对蘧伯玉的称赞,可以看出,“道”是君子出仕与否的准则,“邦无道”宁可离去,也不与“无道”的环境同流合污。“道”本身是不容妥协的,是不因邦国的“无道”而失去“道”本身的准则的。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子路》)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阳货》)

  对比君子和小人在“道”行上的可见:在为人处事上,君子是以“道”为准则的;君子“学道”,就会“爱人”,出“仁”的,也即“爱人”只是君子“学道”之后上的,“道”是“爱人”和“仁”的前提和保障。

  2.道与(治)邦(天下)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宪问》)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宪问》)

  衡量的政治情况好坏的标准“道”,“有道”,就会“谷”,有正直的言行,有合乎“道”的富贵;“无道”,却兴盛,“富且贵”,则是可耻的。可见,“道”是运行的至高准则,治理邦国,要遵“道”而行。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季氏》)

  子曰:「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誉者,其试矣。斯民也,三代之直道而行也。」(《卫灵公》)

  这里论述了“天下有道”和“天下无道”时,社会政治的:若天下“道”,社会是的,社会秩序井然,可以长治久安;若“天下无道”,社会秩序混乱,战争杀戮。孔子夏商周三代之兴在于“直道而行”。由此可见,“道”是政治清明、社会,“道”是高于政治的,若遵行“道”,才能有美好的社会。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颜渊》)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子张》)

  在治理时,遵“道”而行,是不需用杀戮之法的,在上位的应该遵“道”,学“道”,从而有“君子之德”,用的好德行以正风气,从而“有道”的统治。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公冶长》)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公冶长》)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宪问》)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卫灵公》)

  “道”是评价从政人物的准则。孔子对宁武子、史鱼及蓬伯玉的称赞是以在“有道”、“无道”情况下的合乎“道”依据和标准的。

  由此可见,天下大势、邦国政局、君主的贤愚仕者的,孔子在作总体评判时,所运用的标准“道”。“道”是高于政局之上的,是衡量政标准,是准则。

  3.道与出仕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先进》)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3/3)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卫灵公》1/3君子)

  柳下惠为士师,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微子》)

  “道”出仕的准则,孔子指出“邦有道”则仕,而且要“以道事君”,而在“邦无道”之时,遵行“道”,宁可离去职位,也“失道”。人是为“道”而仕,而为君王而仕,当遵“道”的原则与君王冲突时,要扞卫“道”,“以道事君”,则要去之,决不背弃“道”而求全。,在孔子那里,把“入仕”“弘道”的手段和,以“仕”的推行和实施“道”[7],“道”是出仕的终极目的所在,行“道”的追求不会因环境而

  4.道与处事交往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子路》)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子罕》)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卫灵公》)

  “道”是君子处事的原则,君子“说之不以道,不说也”;“道”人际交往的准则,要与“道”相同的人“为谋”,若“道不同”,则“不相为谋”。

  5.道与贫富

  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宪问》)

  子贡问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学而》)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里仁》)

  来讲,“有道”是位的,其性远远高于“富与贵”。而且“邦有道”是“富与贵”的前提,否则“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个人来说,在追求“富”与“贵”的时候,背离“道”的要求,“不以其道得之”,就算富贵,也可“贫而乐道”。如此看来,“道”是和个人在追求富贵时遵循的准则。孔子并非排斥富贵,而是强烈反对背离“道”的原则去追求富贵。

  6.道与学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学而》)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子张》)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张》)

  “道”是衡量君子“学”之正误的标准,是所“学”之准绳,要“就有道而正焉”。而且,“学”之终极目的“致其道”,而是衣食俸禄。总之,“道”是高于“学”之上的,是“学”的和内容,“学”的目的所在。

  7.道与德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hbphq.wang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颜渊》)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子张》)

  在孔子看来,“道”是“德”的目的和归宿,“德”乃是“道”的途径和凭据,说“志于道,据于德”。而且孔子“道”的方法,“君子之德”的教化与感染,无需“杀无道,以就有道”,子张把“执德”和“信道”一起论述。

  可见,“道”是居于“德”之上的,“德”只是“道”之行的凭据和,“德”的目的是“道”。

  8.道与仁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学而》)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阳货》)

  “志于道”,要“依于仁”来,即“仁”是“志于道”的途径和。也说,“仁”的目的是“道”,“道”居于“仁”之上。“爱人”是君子“学道”后出的,也说,“仁”是“道”在上的,“道”是居于“仁”之先的。

  9.道与义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季氏》)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莜。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子路曰:「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微子》)

  从“行义以达其道”可以看出,“达道”是目的,“行义”是手段。君子出仕时,“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可见行义是“道”的途径。,“道”是高于“义”的,是“义”的目的和准则,而“行义”是“达道”的途径和手段。

  10.道与礼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季氏》)

  子贡问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学而》)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学而》)

  从“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可见,“有道”是“礼乐”的前提和保障,要的“礼乐”,“天下有道”,,“道”是“礼”的前提和条件,“礼”的

  “礼”是“道”治上的体现。“和为贵”的礼是“天下有道”的美好说“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大小由之。”

  总之,“礼”是“道”之行的,“道”是在“礼”之上的,是“礼”的前提。

  11.道与孔子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1/3)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公冶长》)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里仁》)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子张》)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句话表示了在孔子心目中,他的人生志向追求“道”,而“德”只是他“道”的基础,“仁”则是“道”的,至于“艺”,也只是他为“志于道”而的外部的活动,质言之,“道”是孔子一生的方向和。在孔子那里,“道”是高于“德”、“仁”、“艺”之上的,它们是“道”的途径和手段。

  孔子一生“志于道”,“学以至其道”(《子张》),在“天下无道”的时代中,以身“行道”,把“道”至高的准则和,若“行道”,宁可“乘桴浮于海”,也不背“道”而行。“道”,失去生命也可以,“朝闻道,夕死可矣。”并且“道”比生命更、更宝贵,要“守死善道。”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雍也》)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耕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微子》)

  孔子从事政治活动“道”,他适齐仕鲁,是期望“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当长沮桀溺直言阻拦其弟子跟随他,对他讽刺性的劝谏时,他的回答是:“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表明了他“志于道”的坚决和执着,他的一切活动“易天下无道为有道”,这也“毫无疑义地说明,孔子整个思想理论活动所追求的最高‘道’。”[8]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八佾》)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也。」子曰:「力者,中道而废。今女画。」(《雍也》)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张》)

  孔子对“道”的执着和坚守,一生孜孜不倦地“行道”,这在时人对他的评价中,可以看出,“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可见孔子身体力行于“道”的;孔子对“道”的精深,是其弟子们“不可得而闻”的,对“道”的追求“力”及的。

  12.道本身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雍也》)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宪问》)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卫灵公》)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孔子来说,“道”是他人生必由之道,他说“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道”又是“一以贯之”之“道”,是恒久不变的,社会、人们、政治等如何偏离“道”,“天下无道”,孔子都放弃对“道”的追求,依然坚定“宏道”。

  正,孔子的一生是道而奋斗的一生。正如(清)刘宝楠、刘恭冕在《论语正义》中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hbphq.wang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所述:“夫子本欲行道于鲁,鲁竟其用,乃去而之他国。最后乃如楚。至楚又不见用,始已而欲浮海、居九夷。其欲浮海、居九夷仍为行道;即其后浮海、居九夷皆不果行,然亦见夫子忧道之切、未尝一日忘诸怀矣!”。[9]可见孔子之于“道”的执着和恒切!

  三、《论语》中“道”之语义内涵的归纳对前人观点的评价

  “道”之语义的归纳,“道”语义内涵和特点大体可归纳如下:

  《论语》中对“道”的阐释,虽不像《老子》中那么直接,也不像《淮南子·原道训》中的解释那么详细,但纵观的所于“道”的记述,语义分析,可以看出,“道”是高于“君子”、“邦国社稷”、“从仕”、“交际处事”、“贫富”、“学”、“德、仁、义、礼”的,居于它们之上,是和衡量它们的准则,至高无上的地位,遵“道”而行才是它们应该,应该遵循的原则。“道”是整个天下邦国、君子仕者、黎民百姓应该遵守的准则,“道”是“学”、“从仕”、“处事交际”、“处贫达富”遵守的准则,“道”是“德”、“仁”、“义”、“礼”的目的,它们不过是“道之行”的

  分析和归纳《论语》中“道”的语义特点,前人对《论语》中孔子之“道”的解释,评价如下:

  其一,“道”的内涵是“忠恕”。分析,可以看出,“道”所包括的内涵远远超出“忠恕”,考察“道”与“君子”、“邦国”、“出仕”等12个项目的语义关系,可以说,把“道”的内涵仅仅归为“忠恕”,太过狭窄,是不合适的。

  其二,“道”是指“仁”、“中庸”或“义”。分析第1项、第8项及第9项“道”与“君子”、“仁”、“义”的语义关系时,从“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述而》),“君子学道则爱人”(《阳货》),“行义以达其道”(《季氏》)可以看出,“仁”和“义”是“道”的途径,“爱人”是“学道”之后上的,“行义”的目的“达道”。,“道”是高于“仁”、“义”之上的,若把“道”的内涵解释成“仁”、“义”等,使之等同,未免太简单狭隘,不符合孔子“道”之原义。

  其三,孔子“一以贯之”的道,“应是修道与行道的”,即“修己以安百姓”(《宪问》)。观点上,只是讲述了在实践“道”的上的和应该的精神,上文中“道”与语义关系的分析可知,《论语》中所说的“道”之内涵不只是“修道与行道的”。

  其四,孔子的“道”范畴主要是指“自然界运行、的条件和及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解释把“道”局限在“自然界的自然规律”,而上,从本文对“道”的11项语义分析看出,“道”关涉的决仅是“自然界”,“道”是高于社会、政治、等万物之上的,是与天下邦国、政治、上至君王仕者下至黎民百姓的紧密的,是切要遵循的准则,否则,会“无道”的社会。至于“天下无道”的社会,背离了“道”有何后果,在《史记·孔子世家》[10]等史料中,可见一斑,无需赘述。

  其五,“孔子之道”是指,孔子所主张的在传统小农经济社会里配资公司 人事、人伦、处世的方法和原则,“道”的阶级实质是统治阶级剥削和压迫的工具。

  “道”是指“人事、人伦、处世的方法和原则”,涉及了“道”的,在“道”与“君子”、“贫富”、“人际交往”等的语义关系的分析中可知,“道”是它们几项的最高标准和原则,是对其衡量的准绳。但把“道”的所有内涵只解释成这,有失偏颇。

  ,从第2项“道与邦国”关系的分析中可见,孔子毫不含糊地对“无道”的国君和政局了批评,,“道”是高于政局之上的,是衡量政标准,是美好政准则,把“道”的内涵解释成“统治的工具”是讲不通的。

  “道的阶级实质是统治工具,专制的剥削和压迫”,这是的不合史实的,脱离当时社会的观点。查考《论语》中配资公司 “有道”的论述,《尚书》[11]、《礼记》[12]、《左转》[13]、《史记·孔子世家》等史料,可以如下史实:

  “天下有道”的,是“政不在大夫”的,是民主和睦,是太平的,是“庶人不议”的。“邦有道”的“统治者”绝像“夏桀”一样的暴君,倒是尧舜一样的深受民众爱戴拥护的明君,,孔子说:“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季氏》)

  《礼记·礼运篇》[12]描述得更为:“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终,壮用,幼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养。”如此,“邦有道”的,怎能说“道”是“阶级剥削和压迫的工具”呢?相反,“道”君王和百姓,乃是无尽的和平、安乐、公义、和福气,“大道之行”的“有道”而充满爱的,是充满“德”、“仁”、“义”、“礼”的

  如此一来,所谓的因“道”而生的“剥削和压迫”哪里有呢?从史实来看,倒是“天下无道”,才产生了“无道”的君主,背离“道”,不再有“仁、义、德、礼”,从而剥削压迫,不顾黎民百姓,从而“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季氏》),天下失去了平安、和平,从“三代直道而行”的时代,成了春秋战国残杀的。正如《礼记·礼运篇》[12]所述:“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

  “道”是高于政局之上的,是美好政前提和保障,是衡量政局好坏的标准,是仁爱政准则,是“惠民”,而非“害民”的,,把“道”的内涵解释成“剥削和压迫”的“工具”,是有失妥当的。

  参考文献:

  [1]韩石萍。孔子之道“义”以贯之[xielw].史学月刊,1996,(1)。

  [2]王滋源。何谓孔子之道[xielw].齐鲁学刊,1986,(4)。

  [3]王立宗。孔子“道”范畴的哲学阐释[xielw].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2)。

  [4]王垒。孔子之道平议[xielw].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6,(7)。

  [5]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书局,2006(2):293.

  [6]王力。《古代汉语》[M].北京:书局,2001(3):237.

  [7]黄永有。道不行乘桴漂于海——论孔子的“道隐”思想[xielw].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0,(9)。

  [8]刘振东。思想史上的社会原则和社会理想——论孔子之“道”的性质、意义和[xielw].孔子,1995,(4)。

  [9](清)刘宝楠。《论语正义》[M].北京:书局。1990

  [10](西汉)司马迁。《史记》[M].北京:书局。2006.

  [11]李民。《尚书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12]王文锦。《礼记译解》[M].北京:书局。2001.

  [13]李梦生。《左转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1]作者简介:张淑慧(1981-),女,山东临沂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06级对外汉语教学博士,方向:对外汉语文化教学与

  [2] 杨伯峻(2006)《论语译注》中“论语词典”的统计,《论语》中“道”的了60次,孔子言论中“道”了44次。之跟本文不,是杨伯峻是“道”字的语段统计的,本文是的词频统计的。

  本文来自诚信114期刊吧在线-国泰证券论文网-职称论文|毕业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hbphq.wang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论文|免费期刊网|级期刊网|写作网|期刊快报网|核心期刊发表网|省级期刊|99宿舍*征稿,原文地址:http://www.qikan114.cn

上一页  [1] [2] [3] [4] [5]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hbphq.wang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管理论文行政管理   管理理论   成本管理   旅游管理   人力资源
公共管理公共政策   档案管理   图书馆管理
工商管理企业战略   企业研究   企业文化   市场营销   管理理论
财务管理基本理论   财务分析   财务控制   融资决策   投资决策   财务综合
财政税收财政政策   财税法规   财政研究   税收理论   国债研究   税务研讨
金融证券金融研究   期货市场   银行管理   证券投资   公司研究   债务市场   保险学   证券相关
会计审计会计理论   管理体制   电算会计   成本会计   管理会计   CPA行业   审计论文   会计研究
法律法学民法   刑法   经济法   行政法   法学理论   司法制度   国家宪法   国际法   其它
经济学发展战略   国际经济   行业经济   新经济学   经济学理论   中国经济   国际贸易   地方战略   经济相关
计算机计算机理论   计算机应用   计算机软件   计算机网络   电子商务   人工智能
教育论文教育理论   体育学   学科教学   基础教育   中等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心理学
工科论文工业设计   电子机械   材料工程   通信工程   交通物流   水利水电   建筑工程   环境工程   电力论文
理科论文数学   物理学   统计学   地理地质   农林学   生命环境   机械自动化   能源动力   信息情报学   理科其它
文化论文文化研究   文化战略   传统文化   社会文化   西方文化   当代中国   历史学   文化学综合
艺术论文艺术理论   电视电影   音乐论文   美术论文   戏剧艺术   舞蹈艺术
文学论文古代文学   现当代文学   汉语言文学   外国语文学   期货配资 传播学   人物研究
哲学论文 中国哲学   西方哲学   思想哲学   科技哲学   逻辑学   国学   美学   哲学相关
医药学论文药学论文   医学论文   临床医学   医学论文指导
政治论文马克思主义   资本主义   民族主义   社会主义   民主制度   政治哲学   台湾问题   政治相关
英语论文语言文化   英美文学   外语翻译   英语教学   英语相关
社会论文农村研究   伦理道德   人口问题   社会学综合
论文指导
| 设为股票配资 | 加入收藏 | 配资开户 我们 | 版权申明 | 配资公司 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国泰证券